你的位置:首页 > 项目展示 > 医疗保健

归砚录

更新:2017/12/13 2:10:08      点击:
  • 品牌:   归砚录
  • 域名:   guiyanlu.com
  • 在线订购
项目介绍

归砚录

guiyanlu.com


      《归砚录》,医话著作,四卷。清朝王士雄撰于1838年。本书汇集王氏在各地行医的见闻、杂感、学医心得及诊疗经验。对古代医药文献中某些观点作了比较客观的评价与分析。其中颇独到见解。本书还选收诸家医案,附述人治验,收采较多的民间单方、验方。其中也辑录了些奇症怪方的内容。

       本书还选收诸家医案,附述人治验,收采较多的民间单方、验方。其中也辑录了些奇症怪方的内容。现存清刻本,本书又收入《潜斋医学丛书》中。

简介/《归砚录》
      《归砚录》,医话著作,四卷。清朝王士雄撰于1838年。本书汇集王氏在各地行医的见闻、杂感、学医心得及诊疗经验。对古代医药文献中某些观点作了比较客观的评价与分析。其中颇独到见解。本书还选收诸家医案,附述人治验,收采较多的民间单方、验方。其中也辑录了些奇症怪方的内容。现存清刻本,本书又收入《潜斋医学丛书》中。
作者/《归砚录》
      王士雄,字孟英,又字篯龙,1808年生于浙江钱塘(今杭州市)。他的远祖系安化(今甘肃省庆阳县)人,后移居浙江盐官(今属海宁市),乾隆间迁钱塘定居。
      王士雄曾祖王学权是一位名医,著有《医学随笔》二卷。王士雄14岁时,父重病不起,临终前曾嘱咐他:“人生天地之间,必期有用于世,汝识斯言,吾无憾矣”。父亲死后,他遵家训钻研医学,但终因家境贫困,厨无宿舂,无法度日。为了生计,于同年冬去婺州(今浙江金华市)孝顺街佐理盐务。白天工作,谋食养家,晚上“披览医书,焚膏继晷,乐此不疲”。
      王士雄虽身处逆境,但决不因此而影响学业,反而激起了发奋图强的精神,学医之志愈坚。平时苦心攻读,手不释卷,上自《内经》 、《难经》 ,下迄明清诸先贤著作,无不深究极研,并能博采众长,融会贯通,打下了坚实的中医理论基础。 《海宁州志》称他“究心《灵》、《素》,昼夜考察,直造精微”。说明勤奋好学是王士雄治学最可贵之处,也是他取得学术成就的关键。王士雄生活在西学东渐的时代,他对当时传入之西方医学持开明态度,不抱门户之见,有分析地吸取,并据理批评了中医界有些人尊经崇古、拒绝接受西说的守旧思想,反映了他善于吸取新知的治学精神。更值得指出的是,王士雄十分重视临床,注意从实践中求得真知。他平时诊务繁忙,广泛接触病人,从而积累了丰富的临床经验。
      王士雄生平著作甚多,大多已毁,流存者尚有十余种,其中较有名的有《霍乱论》、《温热经纬》、《王氏医案》、《归砚录》等。
特点/《归砚录》
      《归砚录》乃王士雄所撰医学著作之一,其在该书的序言中说到“余自失怙后,即携一砚以泛于江、浮于海,荏苒三十余年,仅载一砚以归籍,人皆患之,而余载砚时游,亦足以行吾之痴而乐吾余年,他非所知也。游时偶有所录,渐积成卷,题曰《归砚》。盖虽以砚游,而游为归之计,归乃游之本也。”三十多年四处行医,只以一砚记述医案,心有所得,终成卷轶,可见王士雄对行医救人已视为赏心之乐事。
      王孟英在《归砚录》中用了很大的篇幅来论述鸦片的害处(因为当时很多人把鸦片当作一味妙药),说鸦片“始则富贵人吸之,不过自速其败亡,继则贫贱亦吸之,因而失业破家者众,而盗贼遍地矣。故余目之为妖烟也。”在书中,王孟英还非常详细地记录了每年鸦片的进口数量,比如咸丰五年,有六万五千三百五十四箱进口,“进口之数若是之广,有心人闻之,有不为之痛哭流涕者耶?”
成书经过/《归砚录》 
      王士雄系晚清著名的温病学家,对霍乱的辩证和治疗有独到的见解,医术高明,医德高尚,然而他所处的年代正是社会动荡不安的时期,故虽身负奇才也只能四处奔波勉强养家糊口。其时在杭城,“感省会食物皆昂,非寒士所居,想回原籍,然族已久疏,怅难如愿。”当时,他想回家乡隐居的念头已生,只是苦于老家这边屋宇颓败难于住人,这时,一个叫谢再华的朋友的出现,让他下了决心回海宁去住。
      谢再华是嘉兴人,住在杭州保和坊,白手起家而致小康,与王士雄结交后王曾经为他避掉过一次灾祸,因此对王敬重有加。一天,王士雄与谢再华聊天,谈及想回原籍,却又苦老宅倾塌不能住人,别无清静之所。言者无意听者有心,谢君便处处留意海宁情况。某日,谢向王士雄介绍了一个人,乃是渟溪(渟溪即路仲)管芝山。王对谢的这一次介绍有文字记曰“久之,引一人来曰:‘此管君芝山也,与我为垂髫交,醇谨朴诚,一乡称之。世居海昌北乡之渟溪,地既幽僻,俗亦淳良,小有市廛,颇堪栖隐,距海较远,水患无虞。子欲归故乡,盍与结邻乎?’余闻之甚慰,遂与订交。既而偕弟季杰,舟往访。至其地,如渔人之入桃源,且有朱姓旷宅,愿我赁,心益喜。返杭告庙而卜之吉,季杰复谋诸赵君笛楼,得壬占曰:利久居,宜子孙。”于是,王士雄租下了路仲朱姓的房屋,於1855年11月22日携全家从杭州迁移到了路仲居住。
      搬到路仲不久,因有管君的介绍,他结识了小镇钱氏、管氏、朱氏等一班大家族的读书子弟,尤与管芷湘、钱保塘等十分投契,闲暇时诗酒酬往,相聚甚是欢洽。路仲偏僻幽静的环境,让王士雄找到了安居乐业的感觉。在宽松、闲适、朴实、自由的小镇氛围中,他一面继续行医,为周边乡村百姓解除病痛,一面汇集整理以前的各类医案,终于完成了他的《归砚录》一书。该书对前贤医家多有评述,在介绍自己临床经验的基础上,又博采众家之长,融会贯通,析理精微,极有实用价值。
评价/《归砚录》 
      《归砚录》对古代医药文献中某些观点作了比较客观的评价与分析。其中颇独到见解。在《归砚录》序中,彭兰媛说他是一位“博雅君子”,“储八斗之才,富五车之学,而尤长于医。疗疾之神,人莫能测。”可见他打下的医学功底之深厚,后来其医术之精湛也的确达到了炉火纯青、出神入化的地步。曹炳章重刊《归砚录》序亦云:“其间议病论证,或表著前徽,或独抒心得……皆能发前人所未发,悟前人所未悟。”

本站部分文字及图片均来自于网络,如侵犯到您的权益,请及时通知我们。邮箱:lee@epoekie.com


更多项目